快捷搜索:  as  xxx

天津退休女工癌症晚期放弃治疗 捐出所有财产助

散尽家财、签署遗体捐赠协议……癌症患者王娅:生如夏花笑对死亡

让生命最后的时光更有价值

王娅是一位普通的退休女工,今年3月,她被确诊为胰腺癌晚期。到了8月份,大夫告诉她,她的生命可能只剩下半年了。

而就在那个时候,67岁的王娅阿姨却选择了放弃治疗,毅然捐出平生仅有的一处房产继续助学。面对人生突如其来的病魔,王阿姨怎么就做出了这样的一个决定呢?我们走近她,寻找答案。

王娅:主要就觉得我这个腮太瘪了,能不能提亮点,把这个阴影想办法稍好一些就行。我不想装嫩,就是别这么骷髅,瘦成这样谁还觉得好啊,我年轻时候漂亮着呢!

时不时调侃一下自己、跟记者开个玩笑,很难想象这样开朗的声音,出自一位胰腺癌晚期患者。现在的王娅已经很难进食了,体重快速下降,只有70斤,担心自己太瘦、形象不好,接受采访前,她提出了想要化化妆。

王娅:养花养猫,特别喜欢。

记者:那您还是热爱生活?

王娅:当然了,为什么不热爱生活,用我的话说不光是你说的这个热爱生活,我跟我周围的人一直说享受生活。

让谁也没想到的是,命运和这个热爱生活、享受生活的人,开了个大大的玩笑。今年3月,王娅被确诊患上了胰腺癌,当时的她,面对死亡,很害怕。

王娅:怕了,我一刻都不想耽误,我希望马上治,因为这个东西非常凶险,你治的越早越有机会啊,没有人会不珍惜生命的,没有人会愿意死的。

本打算出国旅游的王娅,立即放弃了原先的计划,开始住院治疗。四个周期的化疗、半年的时间过去,王娅逐渐产生了耐药性,就在医生为她会诊,考虑下一步治疗方案的时候,王娅却萌生了放弃治疗的念头。

王娅:开腹(是)很大的手术,还需要两个月来恢复,然后你的生命就延长了三个月,就是说你只获得了一个月有质量的生活,这付出的代价太多了,这弊大于利,又那么痛苦、效果又不见得好,我何必呢!

放弃治疗并不是因为拮据,而是想要用生命里最后的时间,干更多自己认为有价值、有意义的事情。今年8月,就在被告知生命还有半年的时候,王娅选择跟随资助贫困山区孩子上学的基金会到甘肃家访,了解孩子们的情况。家访途中,同行的志愿者用手机拍下了王娅,这个生命还剩半年的癌症患者,快乐歌唱的视频。

△王娅唱起了《美丽的草原我的家》

王娅:一个是去甘肃心情特别好,特别想去,我好不容易去了,怎么会心情不好,见到那些人多高兴。去了学校、到学生家里家访,很有意义,对于我来说那也是最后一次。

王娅跟记者说,她这一辈子但凡要做选择的时候,都会算算性价比,看看是利大于弊、还是弊大于利。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,她想听从内心的声音,干点不一样的事。

捐资助学,就是王娅现在最挂念、最想做的事情。不过,虽然去了甘肃、看了孩子,但王娅心里始终还有块石头没有落地,她还在担心些什么呢?

生前捐房产助山区孩子上学

王娅:死亡就摆在眼前,我担心,我这财产给谁,我担心的是这个。

记者:人都没了,还要担心这些事情吗?

王娅:那我为什么不在活着的时候把它解决了呢,它完全可以有用啊,可以帮更多的孩子。

一直没结婚的王娅,最担心的是,一辈子的积攒,不能在自己去世后发挥更大的作用。她想要把房子捐赠出去,帮助更多贫困孩子上学。几经周折,她办理了遗嘱公证,去世后要把自己最大的资产——70多平米的这套商品房捐赠给助学基金会,帮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上学。但是很快,王娅却又反悔了,她想要把身后捐赠变成生前赠予。

王娅:身后(捐赠)公证书,我都已经办了,我想改成生前捐赠,就怕出麻烦,我要能真的亲眼看到,最后真的捐成功了,我真的心里就算放下了,结果最后终于办成功了。开玩笑就是说,我住在别人的房子里了。我说的就是我住在别人的房子里了。

王娅希望在她生命最后的时间里,自己的每一分钱都不浪费,每天在家里输液,没有输液架,就自己拿梯子和竹竿做了一个。

王娅:他们倒是提了,我应该给你拿个输液架过来,但是他那个输液架没有轱辘,还不如我这个推着多轻巧啊。

记者:有卖带轮子的那种架子啊?

王娅:倒计时,你不知道还有多长时间,也许时间并不长了呢,买那个有什么用啊,那个东西真的没有人要。

现在的王娅,花的每一分钱,想的都是自己去世后还能不能继续发挥价值,她一直喜爱的花、摆件、甚至是家具,都开始送给别人了。

王娅:能送人尽量送人,只要有人喜欢,你喜欢就拿走,喜欢就拿走,有人要我就特别高兴,反正我不希望最后没有人要,作为废品扔到外面,那个我觉得很心疼的。

除了散尽家财,王娅还签署了遗体捐赠协议。捐东西,捐房子,还要捐器官,旁人可能难以想象,但对王娅而言,捐赠就是一种热爱生活的方式,一个保持了多年的习惯。所以王娅在身患癌症后,做出捐掉房产资助孩子上学的决定,根本不是偶然。过去的30年,捐款捐物、帮助别人早已成为了她的日常。

捐款30年助人让自己更幸福

王娅:我给你拿出来。

记者:这其实就是您这几年捐的东西是吗?

王娅:是的,当然算我的宝贝呀,这是精神财富,我是经常翻出来看一看的。

王娅的宝贝,就是厚厚的一沓捐赠证明,在这其中最早的一张,是在1989年捐给希望工程的,当时月收入不到200块钱的她,一下子就捐了100块钱,打动她的正是我们都熟知的那双大眼睛。

王娅:拿个铅笔,那个大眼睛,我也是看那个,我给捐的,我看重学习、知道知识的重要,你们肯定都是上过大学的,肯定知道上学的重要,它不光丰富你的人生、丰富你的知识,还会改变你的命运。

此后的30年,王娅从上班到退休在家,每月的工资始终都没有超过4000块钱,可她的捐款却没有停止,希望工程、捐资助学、抗震救灾。二百、四百、一千、两千……在王娅自己看来,没有孩子、生活压力不大,比起买件名牌衣服、吃顿山珍海味,王娅更享受帮助别人之后给自己带来的快乐。

王娅:这是最贵的一件衣服。

记者:最贵了,五百块钱?

王娅:五百八,不是别人都说好就是好的,要有自己的标准。

王娅:捐了确实有幸福感,真的每次捐完以后,都会很高兴,会高兴好几天,至少的。

王娅朋友陈海兰:她就是一个高尚的人、一个有道德的人、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,我觉得应该是这样评价她。

2016年,王娅换了部智能手机,机缘巧合,她看到了已故清华大学赵家和教授捐赠1400多万元成立兴华助学基金会资助寒门学子念书的故事,她又动了心。

兴华青少年助学基金会理事长陈章武:给我们发了封邮件,那么她就提出来,希望加入我们的队伍,不久她捐了6000块钱。

王娅资助了一名甘肃的孩子,从高一读到了高三。6000块钱虽然不多,但是像王娅这样的普通退休女工作为资助者,在基金会里却并不多见。2017年2月,《朗读者》栏目为赵家和教授制作节目时,陈章武本想邀请王娅上台,她却选择了拒绝,在节目录制结束之后,王娅还给陈章武发来了这样的邮件:“我不过是捐了几千块钱,无法跟你们比,我幸亏没有同意出镜,要不然真是羞愧死了”。

兴华青少年助学基金会理事长陈章武:原因是说她自己做的太少,别人做得都比她多,而我希望她出镜,就是因为她是个非常普通、非常平凡的退休女工。

总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,想要帮助更多的学生,就在今年6月,王娅查出癌症,正需要钱的时候,却依旧捐出了三万块钱,资助了另外五个甘肃孩子高中三年的学费。孩子们后来知道了王娅的病情,给王娅写信问候,一些孩子还想来天津看看她。

孩子们想来看王娅的愿望被她拒绝了,而受到兴华基金会资助考到天津上大学的孩子们,却会时不时的来到王娅家,陪她说会儿话。

天津商业大学学生张宁宁:我觉得给了我很大的影响,比如说我未来也是一个普通的人,但是当我遇到需要帮助的人的时候,我可能会想起阿姨。我虽然很普通,但是能做到的事情可能会去做。对,善良的传递。

除了孩子们,王娅的这份善良还传递给了更多的陌生人,更多的人知道了她的故事,有人为她送来了热乎的包子,有人帮她寻找更好的治疗方法,社区医院的护士也会每天到她家帮忙打点滴。

社区医院护士:非常敬佩这些人,就是觉得我虽然我是一个护士,但是从我内心来说,我就想来帮助她。

王娅:每个人帮助别人的方式是不一样的,比如说我,我有钱,我可以帮助那些贫困的学子,而他有能力他来帮助我,我现在能给你送个包子就是帮助你了,这小护士也是一样,一会打一个电话、一会打一个电话,她说我过去陪你聊聊天,她在用她的方式帮助我,真的每个人都在尽自己的能力,每个人都是善良的。

王娅是个普通人,可她对生活的理解一点也不普通。通过不断地捐赠,王娅获得了快乐,获得了内心的宁静,甚至接近了生命的真谛。算算性价比,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,这一点都不亏呀。

这位普通的天津退休女工,她只是万千国人中最普通的一个,但她却在直面死亡的时候活出了最暖的样子。王娅放弃的是治疗,但她没有放弃她自己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只不过她认为最幸福的事情就是“送人玫瑰”,而我们更希望王阿姨的“手有余香”可以转化成击退病魔的“快乐良方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